新闻早晚报,最具影响力的地方新闻资讯门户!|编辑新闻早晚报

网站地图
新闻早晚报

新闻早晚报

热门关键词: 
{dede:global.cfg_webname/}

暗地里以药养医,药房托管落幕? 切断利益输送是关键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蜘蛛侠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10-17
摘要:暗地里以药养医,药房托管落幕? 切断利益输送是关键
暗地里以药养医,药房托管落幕? 切断利益输送是关键

争议多年,起起落落的药房托管将要落幕了。2018年6月21日,步长制药(603858.SH)、九州通(600998.SH)同时发布公告,承认“因国家政策变化,战略业务也随之变化”,拟将原议案中的医疗机构药房托管业务模式,调整为专业药房业务模式。国药控股(01099.HK)是最先公开抽身药房托管业务的企业。

这一变化源于多地出台的药房托管禁令。

5月末,北京市卫计委提出要对开展各类合作、托管、支援的医院进行梳理;6月,上海市卫计委通知,审慎设定与药企的合作模式,不应与有关企业开展药房“托管”或类似业务合作,防范合作可能带来的法律和政策风险。青海、山东、广东、湖北等地卫计委也先后表态,禁止或规范药房托管。一时风声鹤唳。

随争议而诞生的药房托管,已起起伏伏多次。官方文件从未明确其定义,网络将其释义为“医院仍拥有药房所有权的前提下,将药房的使用权和经营权交给医药公司,形式上实现医药分开”。

这几年,药房托管还衍变出多种升级模式,核心是由托管企业向医院交一部分“托管费”。《财经》记者调查发现,此种操作既响应了医药分开的政策,又能避开药品零加成政策,将消失的药品利润变相收回来。

“关键的问题,不是合作模式,而是利益关系。”一位卫生系统内部官员称。

原寄望于药房托管,是利用托管企业的集中采购优势议价,降低医疗机构的采购、库存成本。然而,在以药养医尚未破除的医疗环境中,药房托管模式有演变成公立医院“洗钱”工具的趋势,名义上顺应医药分开大旗,实际则避开政策壁垒,演化成暗地里的以药养医,与医药分开的根本诉求相悖。

《财经》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均表示,禁止药房托管的政策方向基本已经敲定。

转身不易

仅在七个月前,九州通、步长制药分别发布公告称,将合作投资医药公司,开展药房承接业务。“当初以为这是一次市场洗牌的机会,不能错过。”九州通的一位高管对《财经》记者说。

因为自2014年,随着药品零差价和限制药占比的控费政策在全国轰轰烈烈推开,药房托管就迎来第二波浪潮。

公立医院药房是目前药品销售最重要的渠道。根据米内网数据,2016年药品终端市场公立医院占比68.4%,零售药店终端市场份额占比22.5%,公立基层医疗终端市场份额为9.1%。

与更为熟悉医院业务的步长制药合作,是九州通进军医院药房业务的良机。九州通的业务结构中,医院业务仅占20%,80%在药店和基层医疗机构。

据国信证券报告,康美药业药房托管业务的净利率约为 5%-10%。其2017年药品贸易收入95.99亿元,同比增长31.44%,医疗器械实现收入19.90亿元,同比增长117.44%,其医药流通业务快速增长就得益于各地推进的医院整体服务、合作共建、医院物流延伸项目推进。

至2017年9月,药品零差价全面实施。“药品零加成之后,虽然没有明确说鼓励,但还可以做。”九州通上述高管对《财经》记者说。

对早期政策暧昧不明时所做的决策,或许现在就要兑现风险。国家药物政策与医药产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徐伟对《财经》记者分析,虽然国家层面没有直接出台禁令,但以前有的省市推出药房托管试点,近几年则不是了。

前期大量投入的企业和医院一时间都有些“骑虎难下”,各有考量。

托管企业的利润,来自提升药品销量和增加药品销售的净利润。为增加收益,托管企业倾向于利润大的品种。每家医院都有药品目录,医药流通企业按目录配齐。上述九州通高管介绍,有企业会推荐一些效果不错、价格更低的药品给医院。此前,在南京推行药房托管过程中,就出现过由于品牌药让利空间小,被进价低、毛利高的非品牌药取代。

从事药房托管的制药企业还有一个好处,有机会将自家产品独家卖给医院。

利润还是次要的,能进入医院药房市场,前景大好。上述九州通高管称,相当于打麻将重新洗牌,有可能将原先把控医院药品入口的其他公司替换掉。一般而言,一家医院的药品配送企业可能有一二十家,如果其中某一家成为托管企业,等于获得了该医院绝大部分的药品配送权,即“独家配送”。

“企业首先要考虑的是业务合法合规。”上述九州通高管坦言,即使签订了长期合同,但是如与法制政策相抵触,合同肯定是无效的。

切断利益输送是关键

药房托管一直以来都是“有钱有权”的生意。

步长制药的公告称,医疗机构药房托管(药品、耗材、中药等集中配送)业务的拓展对资金的需求巨大,并且需要在当地有良好的政府资源和合作医疗机构的认可和支持。

药房托管发芽于医疗改革大环境。早在2000年提出,把医院的门诊药房改为药品零售企业,独立核算,照章纳税,这是医药分开的一大步。

不过,医药分开必然涉及产权。徐伟表示,医院的产权模糊,当时多个主管部门对医院有控制权,在进退两难之时,药房托管产生。

始于2003年,因难以支撑高额返利终结于2009年的南京医药药房托管,代表了第一波浪潮。

彼时,公立医院收入高度依赖于药品销售。医院会要求企业交纳一定数额的“保证金”或“托管费”,从几百万到几千万元不等,并且医药公司还要将销售药品的利润按比例归还给医院。

这样的返利,不能出现在公开账目中,有药企以承担医院的学科建设、后勤服务费用等名义实现返利。“当时接触过不少医院,很多院长还不敢做这件事,国家管得很严。”谭昌渊说。

即使医院敢做,巨额返利也让托管企业难以为继,南京药房托管即死于难以支撑高额返利。国信证券报告称,南京医药承接药房托管的净利润在1.7%以下,实行药房托管的第一年就亏损了1000多万元,而医院的返利要求还在提高。

在实践中,药房托管在贿赂、垄断等问题上频频触碰法律红线。据《中国消费者报》报道,河南洛阳市孟津县一家公立医院药房托管被工商局查处。理由是,某公司以承担医院在银行贷款利息的形式,获得了向该医院供应所需药品及耗材的独家经营权,从而排挤了其他供应商公平竞争的权利。同时,医院因涉嫌收受商业贿赂,也被移交给属地工商局依法处理。

医院院长难逃其责。武汉市蔡甸区中医院原院长张友军就在药房托管的招投标、购销等环节为经销商“量身定做搞特殊”,直接导致药房托管“花开一家”,滋生腐败,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四年四个月,并处罚金25万元。

上述卫生系统官员表示,这种药房托管违反了《反垄断法》《反不正当竞争法》《民法》以及《合同法》。首先,《反不正当竞争法》规定,经营者之间不能通过账外暗中的方式进行利益输送。

责任编辑:蜘蛛侠
{dede:global.cfg_webname/}
{dede:global.cfg_webname/}
新闻早晚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