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早晚报,最具影响力的地方新闻资讯门户!|编辑新闻早晚报

网站地图
新闻早晚报

新闻早晚报

热门关键词: 
{dede:global.cfg_webname/}

每个恨妈青年心上都住着一个寺山修司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蜘蛛侠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10-18
摘要:每个恨妈青年心上都住着一个寺山修司
每个恨妈青年心上都住着一个寺山修司

每个恨妈青年心上都住着一个寺山修司

2018-10-17 14:17 来源:X博士 爸爸 /母亲 /电影

原标题:每个恨妈青年心上都住着一个寺山修司

我们视作最酷、最怪的电影号——“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”,扫码关注就完事了

文:九条鲸鱼

本文将介绍一位不可亵玩的电影大师,寺山修司

阅读这篇文章需要三天三夜

请酌情阅读

或是在浏览完第一张图后,右上角转发朋友圈

每个恨妈青年心上都住着一个寺山修司

via死者田园祭

寺山修司曾说过:我只有一种职业,我的工作就是寺山修司。

自称“寺山修司转世”的园子温走过弯路。狂恋寺山十几年后不由得感慨,寺山是“甜甜圈型人”。

“诗人”“导演”“东方费里尼”“叛逆革命者”的标签,只是甜甜圈外围的面包。真正使甜甜圈成为甜甜圈,使寺山成为寺山的,是那个不能接触的中心,和中心里的空洞。

每个恨妈青年心上都住着一个寺山修司

导演园子温对寺山修司是真爱,从穿衣风格上就可见一斑。

那不能接触的中心是什么?是真实吗?园子温答,“压根没有真实。”

中心所不具备的,只是多数人都能做到,唯独寺山修司应付不了的日常。

每个恨妈青年心上都住着一个寺山修司

每个恨妈青年心上都住着一个寺山修司

挑战伦理的情色始终是寺山无法不拍的重点

假如他没有经历父亲的疯狂、母亲的抛弃、昭和时代一波又一波的学运,日常也会填满空洞,将甜甜圈变成平淡无奇的汉堡面包。

但寺山修司没有经历“假如”。在人生这件事上,他掌握了不断虚构与躲藏的技巧。

每个恨妈青年心上都住着一个寺山修司

正在马场豪赌的寺山修司(1935.12?.10?-1983.5.4)

每个恨妈青年心上都住着一个寺山修司

关于寺山修司的出生,有两种可能。

  • 户籍簿显示:他于昭和10年(1935年)1月10日出生在青森县弘前市绀屋町,一个除了扎染和酿造外,再无特色的小站。
  • 母亲的讲述:他于1935年12月10日(左右?),出生在飞驰的列车上,一边离开母体,一边向青森县北海岸飞快地位移。
  • 第二种可能性浪漫得多,也明显是个谎言。

    日本北方的冬季异常寒冷,蒸汽火车又没有空调,即将临盆的寺山之母,无论如何不可能冒着恶劣的条件出远门。

    寺山对此也不怎么相信,但只要有人问起,作为诗人的他还是更愿意回答,“我的故乡是奔驰的火车。”

    每个恨妈青年心上都住着一个寺山修司

    寺山在铁轨上奔跑的写真,火车是他的精神产房

    寺山出生时,父亲正因公务辗转于外地。他是刑警,办事认真,却因嗜酒多年,早就丢失了身为警官的判断力。

    酒精对中枢神经的破坏是不可逆的,寺山修司印象中的父亲,即便不喝酒,也处于痴傻状态,不答话,光傻笑,且非常容易害羞,包里常备的书是《如何让对方更喜欢自己》。

    如果喝醉,寺山之父一定会跑去火车铁轨那儿呕吐,全然不顾家里大好的洗手池和马桶。

    他似乎喜欢列车经过时,车轮碾过枕木,卷起呕吐物驶向远方。就好象自己野兽般的目光也会被列车带走。

    每个恨妈青年心上都住着一个寺山修司

    如今驶过青森县的现代列车,枕木上的呕吐物已经不在了

    1945年7月28日,青森遭遇大规模空袭,死亡三万多人。寺山的酒徒父亲由此应征入伍,并一去不回。

    彼时距离战争结束其实只有不到一个月了,青森的空袭在悲惨之外,更多了一层虚妄。

    1945年8月15日,玉音放送。昭和天皇宣读《终战诏书》的广播在青森废墟上响起。寺山修司站着听讲,汗湿的手里握着一只刚抓到的雌蝉。

    不远处,同学石桥正在厕所大便,一只螳螂正在余烬中燃烧,母亲正在街道上走卖铃兰,父亲正在或早已死亡。

    “时间以不同形式流逝”,即使遇上相同的历史潮流,也不可能被一并回收。这是寺山于日本战败当天得出的唯一结论。

    没有人是自由的,天皇也好,驻日美军也罢,大家都是时间的囚徒。

    每个恨妈青年心上都住着一个寺山修司

    玉音放送的时候,雌蝉是握在右手还是左手呢,寺山修司总在回忆这个不重要的细节

    每个恨妈青年心上都住着一个寺山修司

    寺山一生的“敌人”,除了抽象的时间,就是母亲秀子。这个女人曾由不同演员扮演,反复出现在每一部寺山修司作品中,担当束缚着少年主角的“他者”,是具象化了的时间。

    印象中的母亲瘦弱纤细,好像“一推肩膀就能倒下”,却总以亲情“要挟”,强迫远去的家人回归“家”的时间线。

    丈夫不在了,她依然为他准备膳食,放在窗边供奉;儿子不回家,她故伎重施,在桌上摆两个人的饭菜,不停哭泣。

    秀子这么做,在寺山看来并非出于爱,而是因为执念,拒绝前进。在《死者田园祭》和《再见,箱舟》中,虚构的“母亲”将所有钟表都收了起来,以锁定家人的时空。

    每个恨妈青年心上都住着一个寺山修司

    寺山制作了很多破碎又重组的母亲肖像,《死者田园祭》

    责任编辑:蜘蛛侠
    {dede:global.cfg_webname/}
    {dede:global.cfg_webname/}
    新闻早晚报